首页 > 工业机器人

新进者只能“低价搅局”还是其他,国产机器人的差异化破局之路

www.cechina.cn2019.01.10阅读 7592

  2018年是工业机器人行业一个相对“低潮”的年份。GGII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15.64万台,同比增长14.97%,相较于2017年增速出现大幅下调。
  基于对上一年机器人产业发展景气度延续的预期,从2018年年初开始,多数机器人企业侧重于提升产能、打通产业链、发布新产品等。然而,受到柔性生产技术瓶颈尚未突破、新兴增量市场大幅滑坡、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下半年机器人产业的市场行情急转直下,全年呈现出高开低走的态势。
  高工机器人董事长张小飞认为,国产机器人接下来的“战役”将会非常痛苦,既要抵御低价竞争,又要面临渠道压货严重、产品同质化、现金流压力促使低价甩货等问题。
  “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将促使价格下行加速,资金压力贯穿整个产业链,内外资机器人企业均不能幸免。”张小飞指出,大企业既要对外作战,也要对内作战,最终实现分化。
  在此行业大环境下,考验机器人厂商内功的时刻已然到来,综合了技术、产品、战略、渠道、成本控制、服务等多方面要素,行业的“低潮”期实际上也是国产机器人探索差异化破局之路的时期。

  高性能+低价之下的性价比
  长久以来,“国产机器人倒逼外资同类产品降价”被视为国产机器人的一大竞争力。几乎成为“低价竞争”代名词的伯朗特,仅用一年时间在2018年以5129台的机器人出货量跃居国产机器人销量第一的位置。
  伯朗特董事长尹荣造表示:“大多数公司要么是奋起一搏,把自己做大,避免被竞争掉;要么就干脆自断手脚,把自己缩小,降到成本足够低,低到别人看不上,而看自己本身怎么能活的地步。”显然,伯朗特属于他口中的后者。
  为了快速开拓市场,实现市场占有率,新进者倾向于采用低价战略。业内人士一致认为,2019年机器人产业链的价格会继续走低,但不认同突破底线的超低价,一味追求低价不但不能达到快速扩张的目的,反而是对行业生态的粗暴破坏。
  “十三五”国家“智能机器人重点专项”论证组组长赵杰教授强调,国产机器人企业要走性能优先的道路,而不是一味地低价。只有在产品性能相差无几时才可以真正谈性价比,也只有在性能相差无几时的价格才具有核心竞争力。
  找准细分应用领域的定制化产品
  在市场需求爆发的态势下,机器人市场也趋于理性,越来越多的客户不再追求国外机器人品牌,而是通过严谨的技术测试对比,结合自身的需求选择最适用的产品。
  埃夫特副总经理曾辉表示:“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埃夫特已经摸索到一条适合埃夫特,可能同样也适合国产机器人品牌的发展之路,即坚决切入细分市场。”他认为,国产机器人只有先在更多的局部细分市场存活下来,才有机会去打全面战争。
  要想在细分领域市场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是了解中国制造业的真实需求,解决客户痛点形成局部优势。
  根据客户需求,埃夫特为卫浴行业定制了一款加长臂展的喷釉机器人,在集装箱行业定制了加长臂展的集装箱专用喷涂机器人,除此之外,还有钢结构专用喷涂机器人、PCB行业的非标异构机器人、3C行业的3kg机器人、四轴冲压专用机器人等。
  类似的,华数机器人四轴大板料冲压机器人,可以加工1.8米×1.2米的工件,现已大规模应用,在效率、节拍、成本上具有优势;首创的双旋机器人,在实现高速运转的同时,占用空间非常小;基于双旋结构研发的五轴码垛机器人,臂展2.4米,可实现360°回转,实现了高性价比。
  在并联机器人的差异化方面,勃肯特副总经理兼首席营销官王晓军介绍,目前勃肯特一般产品可以达到260次/分钟的标准节拍,而业界平均是180次/分钟,今年7月份勃肯特也推出了400次/分钟的产品,在2019年将推出500次/分钟的新产品,从而实现产品性能上的超越。此外,其并联机器人最大负载可达50kg,使得物流行业使用并联机器人成为一种可能。
  在协作机器人方面,节卡机器人总经理李明洋有一句颇为经典的话:“听得见炮声的前线,铸就前途无量的团队。”因此,节卡协作机器人产品的不断升级迭代取决于一线用户的需求,进一步提升产品与市场匹配度。瞄准机器人导入量较多的领域,如乳品礼品箱、化纤、氨纶、锂电等应用场景,节卡选择做首台套项目。
  软件定义下的机器人智能
  从工业机器人产业链技术体系来看,从最底层的基础理论到核心零部件技术,到机器人的系统技术以及集成应用技术,再到最后的智能制造产线技术,涉及到各项细分的技术领域。可以发现,每一层技术都离不开软件和算法。
  配天机器人副总经理索利洋认为,工业机器人软件发展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软件架构、功能实现、核心算法三个方面,软件和算法进一步促进运动学与动力学控制、力感知、行业应用、人机交互、3D离线仿真、机器视觉以及其它配套软件功能的实现。
  智昌集团首席技术官迟永琳指出,国产品牌与国外品牌相比,存在性能、应用、成本三大瓶颈差距,面临着应用提升、成本控制、技术创新三大机遇和挑战。解决瓶颈问题的路径为性能优化,追求更快、更准、更稳,解决发展问题则要进行智能升级,使机器人达到“柔、协、智”。
  他认为,在传统机器人领域,大家比拼的是谁家机器人跑得快、准、稳定、可靠,国产品牌在该领域是跟随者。而在适应协作和智能制造需求的领域,在机器人的柔性,与人和环境的协作,在智能制造过程的不同层级辅助做决策等能力上,国内外机器人品牌的起点非常相近,这是国产机器人发展的重要机会。
  如迟永琳所说,中国工业机器人的国际竞争之路分三步走,第一步是生存,通过应用取得利润;第二步是发展,通过低成本获得批量生产;第三步为超越,通过智能的嵌入实现领先。
  值得一提的是,国产机器人未来势必会与所有国外机器人同台竞争,所以除了差异化竞争外也不能存在短板,因而要在技术上全面保持研发与创新。届时,差异化竞争会越来越弱,同类产品的正面刚会越来越直接。这时的竞争会是全面竞争,也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