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机器人

差异化市场蛋糕虽小,足以让国产机器人保持通用型理想

www.cechina.cn2019.01.23阅读 8757

  从1954年美国诞生出世界上第一台工业机器人后,这种能够取代人类日复一日简单劳动的东西便在全球蓬勃发展。我国也在“七五”计划中把机器人列人国家重点科研规划内容,拨巨款在沈阳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机器人研究示范工程,全面展开了机器人基础理论与基础元器件研究。
  之后,受于市场、资本、政策的刺激,短短一段时间内机器人企业在神州大地遍地开花。但是在经过几年的发展之后,近年来开始进入大浪淘沙阶段,众多国产厂家为避免和外资厂家进行正面对抗,开始试图从差异化竞争做起,慢慢发展成为国产机器人的中流砥柱。

  追本溯源,机器人本体与集成业务的关系
  差异化竞争指的是为针对细分领域进行机器人软硬件结构的定制化开发,而这种类似于定制化的行业专用机器人。两者孰好孰坏不做评价,因为无论从某一行业开始差异化竞争还是直接做通用型机器人都是有成功案例的。
  开始细分领域的差异化竞争是始于当时在照明行业的库卡,库卡的从气焊技术开始起家,而焊接作为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业务实在是太过于宽广,而后一步步切入汽车行业,直至成为汽车行业的佼佼者,所以来说库卡是典型的从集成业务做起。
  类似的举几个国内做的比较成功的多关节机器人的例子,他们都是为解决某一行业问题而进行机器人应用。埃夫特起源于奇瑞汽车的智能装备部门,埃夫特进军机器人行业的诉求最开始就是满足于奇瑞汽车的自动化整线;埃斯顿从自身的伺服系统开始,针对钣金折弯开发出行业独特的钣金折弯机;新时达从母集团的电梯行业起家,一步步发展至今。
  从这些公司的现在的营收比例也可以看的出来,埃夫特、埃斯顿、新时达等他们的业绩大头来源还是各自擅长的集成领域业务,是基于自身熟悉的集成领域来带动本体销售。
  外资中安川、发那科、ABB都是从运动控制做起的,经过慢慢沉淀,做大做强。而在国内,也是有这么一类企业,他们从一开始对细分行业并没有什么了解,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四大家族能做的,我们也能做,四大家族能应用的行业,我们也能应用,这类企业主要是从工业运动控制等技术起家,例如华数机器人、配天机器人、珞石机器人。
  而配天机器人副总经理索利洋表示:“我们母公司是做通信设备领域的机械加工,说实话,这个和机器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联系,我们进军机器人行业就是对标四大家族,我们不搞差异化竞争。”
  差异化竞争的方向还在于通用型机器人
  先借用启帆总经理周伟的一句话:“未来几年,大部分的国产机器人想的不是怎么做大做强,而是怎么活下去。”这是现实,不可否认。国产机器人目前而言,在细分行业这种小蛋糕里面进行差异化竞争确实是非常合适的一条路。
  差异化竞争主要是对通用性的机器人的软硬件进行适度改造,比如说埃斯顿赖以起家的钣金折弯机器人典型特点就是大臂长,小臂短,本质上同通用机器人并无区别,在软件方面,国外众多机器人厂家的各种算法、工艺包更是让我们望其项背。
  外资巨头之所以不吃这块蛋糕,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于外资巨头这种垄断了汽车行业的集成商来说蛋糕还是太小,而这块蛋糕目前对于众多的国产厂家就是先下手就有得吃的情况,大量的行业蓝海确实是养活大量国产厂家的关键。
  同时对于工业机器人企业而言,在有了大量的落地应用回报之后,软硬件方面,企业的技术成长会飞速成长,以此为基石在进行通用机器人的研发会更加轻松便捷。
  但是如果以国外这么多年的机器人企业发展来看,从轰轰烈烈的大潮到现在,留下的企业不多但是都有自己的绝活,国产机器人也是一样,资源会一步步向头部企业集中,企业要想生存下去,不能只注重某个细分领域,蛋糕虽甜,但总只吃甜食会营养不均衡的,从定制化到通用化才是企业健康发展的优良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