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机器人

机器人巨头争霸,究竟谁主沉浮?

作者:www.cechina.cn2019.09.04阅读 2380

  2019年,是一个拐点。ABB、发那科、安川和KUKA 财年业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发那科2018Q4营收同比下滑19.80%,连续4季度下滑;ABB  2019Q1收入营业利润同比降低 6%;安川电机 2018 财年营业利润同比下降12.9%;库卡2018年营收同比下滑6.81%,营业利润同比下滑67%。
  在业绩下滑的背后,是这四家巨头企业在中国的销售均出现增速放缓。当前中国机器人自动化下游需求放缓,市场增速从2017年超40%下滑至2018年10%左右,GGII整理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进口量7.03万台,同比下降16.5%。
  在四大巨头业绩下滑的同时,国产竞争力逐渐加强,国内多家机器人企业营业收入实现快速增长:埃斯顿2018 年实现营业总收入 14.6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72%;拓斯达比去年同期增长56.73%;伯朗特发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营收1293.95万元,同比增长52.88%。

  面对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外企将如何应对?从2019年上半年来看,高层的离职和暗地里的剑拔弩张以及加速本土化的布局来看,未来2-3年,一场机器人争霸战即将上演。留给外企的时间也不多了。
  暗战:谁动了谁的奶酪?
  4月8日,据外媒报道,安川电机在斯洛文尼亚的制造厂正式启动,主要生产载荷量至225公斤的工业机器人,预计年产量为一万台。其欧洲负责人表示,希望可以借此和ABB、库卡在客户服务领域形成有效竞争并提高欧洲市场份额。
  安川此举,被业内人士称为是直接向库卡和ABB发起挑战,在中国市场布局中落后于ABB和库卡的安川,能否在欧洲市场扳回一局?这还有待市场的进一步验证。
  早在2017年底,安川电机高管就曾表示将进军欧洲,首先就是在斯洛文尼亚启用欧洲首座工厂。据悉,安川电机将通过当地工厂加强客户定制化开发。
  从发展前景来看,安川电机欧洲销售额占比超过其整体的1成,在2017年4-9月达到279亿日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18%。同一期间的增长率低于中国(增长34%),但高于日本国内(增长13%),考虑到欧洲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巨大。
  欧洲是库卡的生产销售基地。尽管汽车行业疲软,库卡仍连年创下销售新纪录,2017年机器人销售数量为38.1万台,是2013年的两倍,2018年机器人销售数量同比增加10%,达到42.1万台,预计2019年的增幅为14%。
  欧洲市场同样也是ABB最大的市场之一。从2018年三季度ABB的业绩来看,欧洲市场订单总额增长15%(按美元计价增长10%),其订单总额增速远高于美洲、亚洲、中东及非洲区。
  变革的2019年
  今年6月底,有多个信源均确认,王江兵离任库卡中国区CEO,新任CEO由美的指派。这是继库卡全球CEO蒂尔·罗伊特提前离职后,库卡的又一高层离职,也意味着,库卡全球区和中国区负责人都换了。
  在高调收购库卡之后,美的和库卡的整体整合速度却慢于美的预期,这在美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有所透露:内部已基本定调,未来两三年内,美的不会做大规模的并购,虽然还有很多来寻求并购和投资的机会。
  今年4月19日,美的集团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报告显示,8.23%的营收增速和17.05%的归母净利润增速都比2017年大幅放缓。而其中引人关注的是,库卡几乎所有业绩指标均为负增长:订单收入33亿欧元,同比下滑8.5%;营收32亿欧元,同比下滑6.8%;税后利润1.7亿欧元,同比暴跌81.2%。库卡坦承,去年全球汽车及电子工业的需求下降,导致公司收入萎缩,同时中国的机器人市场也承压下滑。
  2018年初,库卡曾定下营收35亿欧元、息税前利润率约5%的目标。但随后两度下调业绩预期,甚至还引发了美的集团的不满。今年3月份,库卡为了成本控制不得不宣布裁员,并提出2021年前实现3亿欧元的成本缩减目标。
  今年一季度,尽管库卡的营收并未增长,但盈利能力已经获得了提高。在王江兵所管理的中国区,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0.9亿欧元,仍然下降了约9%。
  一位业内人士评价称,最近两三年,库卡在中国乃至全球的机器人销售量均落后于ABB、发那科等对手,在工业机器人行业第一梯队中,库卡与领先者的差距正在扩大。
  几乎是同样的宿命,ABB前CEO史毕福在今年四月份宣布离任,ABB集团董事长傅赛兼任CEO。虽然ABB的官方消息并未解释史毕福离任的原因,但当日,ABB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尽管营业收入上涨了4%至68.4亿欧元,但由于汽车产业和欧洲经济放缓,净利润为5.35亿欧元,同比下降6%。
  2019年5月2日,ABB股东大会召开。傅塞将ABB未来的三大战略定义为:“专注于数字化工业、简化企业组织架构、重新设立四大业务部。”并承诺,ABB今年将提高息税前利润率,并再次重申公司中期目标:2025年左右达到息税前利润率13%-16%。2018年,这一指标为10.9%。
  2018年12月,ABB宣布将剥离电网业务,聚焦数字化行业,并精简业务模式及组织架构,现有业务划分成电气、工业自动化、机器人及离散自动化以及运动控制四大事业部,并已于2019年4月1日正式生效,旨在将ABB塑造为数字化行业领军者。
  如果说抛弃电网业务的目的是为了更专注于自动化和机器人业务,那ABB也的确加快了在该领域的研发脚步。
  2月28日,ABB宣布和法国达索公司(Dassault Systèmes)签署了全球战略伙伴协议,开启了在工业软件领域与老对手西门子的反击战。根据ABB在今年4月汉诺威工业展上公布的愿景,ABB Ability云平台将和达索的3DEXPERIENCE平台深度融合,以此打通IT-OT(信息技术-运营技术)的各个环节,并通过“数字孪生”等解决方案更敏捷地服务于客户。
  4月2日,史毕福还与瑞典巨头爱立信CEO艾柯姆(Börje Ekholm)签署了研发伙伴协议。根据协议,两家企业除了将共同测试5G技术在无线数据自动化控制上的应用外,还将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爱立信工厂内开展5G试点项目。
  对于精简架构,ABB集团执行委员会成员、工业自动化业务部总裁唐维诗表示,早前ABB采用的是矩阵式架构,现在我们进行的架构重组旨在推动实现更快、更灵活的决策。这将大大有助于推动业务发展,最终使客户受益。
  中国市场角逐
  目前,中国市场以全球36%的机器人交付数量,稳居全球机器人市场首位,之后依次是日本、韩国、美国和德国。这两年,ABB、安川、KUKA、发那科在华产能、产量不断提升,在华布局明显加速。
  ABB是最早在华开展业务的跨国企业之一,目前在中国已实现全价值链的本土化。6月20日,ABB集团董事长兼CEO傅赛等近20位跨国企业负责人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 “全球首席执行官委员会”第七届圆桌峰会。
  傅赛表示,中国不仅是ABB的第二大市场,也是一个极富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随着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步伐,ABB将继续投资于数字化产业、电动汽车充电等充满前景的市场领域。
  在产能扩张上,2018 年,ABB宣布投资1.5亿美元在上海建设机器人超级工厂,预计在2020 年底投入运营,年产能最高可达10万台/年;安川电机常州第三工厂开工,三期工厂合计产能1.8万台/年;库卡上海第二工厂投产,并计划在顺德建设全球第二大制造工厂,2024 年投产后产能达7.5 万台/年。
  在此之前,被认为后知后觉的发那科更是加快了中国本土化的布局。
  2019年4月,发那科宣布其继日本之外的全球最大机器人生产基地即将登陆上海,该项目总投资约 15 亿元人民币。作为上海市宝山区 2019 年的重大产业项目,由发那科集团和上海电气集团合作的上海发那科三期项目将于今年开工兴建;与此同时,ABB宣布,将在上海投资10亿元人民币,新建一座其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工厂,用机器人制造机器人。
  随着发那科超级工厂在上海的落地,意味着四大巨头在中国的本土化生产落地均已实现,产能版图已经初见明朗,但这也意味着,在未来正式投产后,中国市场将迎来巨大的冲击。预计2019-2023年四大巨头的产能及产量将提升到目前的5倍以上。
  除了在上海设厂之外,今年6月,发那科还与成都新津县政府签订“发那科中国西部工程研发及新技术应用推广中心”合作协议,落户成都。发那科总经理钱晖表示,近几年来,四川及成都经济发展迅速,制造业突飞猛进,企业在智能制造方面的需求很大,再加上成都优越的营商环境,当地政府的热情服务,正是这些原因促成了发那科选择成都新津落户。
  而一直认为需要更贴近中国市场的安川,也在加紧与本土企业的合作,今年3月,安川电机与蓝胖子机器人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4月,安川携手激光系统龙头企业上海柏楚共同为激光行业客户带来整体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