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机器人

富士康的“机器人梦”,下一步走向何方?

www.cechina.cn2020.07.17阅读 4893

  7月14日,富士康旗下夏普公司发布了一款新型无人搬运车(AGV)——“TYPE LC”。据悉,这是一款可以在物流仓库、工厂等场地搬运产品和货物的AGV新产品,将于7月20日公开售卖。
  夏普指出,这款产品使用附属的专用软体“Easy Course Editor”,可通过附赠的平板装置简单设定“TYPE LC”的移动路线。“TYPE LC”最高行走速度为60m/min,可进行前进、旋转等动作。
  除此之外,夏普还将大大降低导入AGV系统的价格。据日经新闻报道,一般来说导入AGV系统的投资额恐达数千万日元,而夏普将“TYPE LC”价格压低至194万日元,期望用这种方式降低导入门槛,吸引更多企业使用。
  自从夏普被富士康收购后,已经发布了多款AGV产品,这得益于富士康一直以来延用的“机器换人”理念。
  起点——机器人梦
  谈到富士康,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毕竟作为苹果公司的很多产品都需要在富士康的代工才能完成,富士康也是世界闻名的代工厂巨头之一。富士康的AGV之路,还要从“机器换人”理念说起。

  鸿海集团一直将机器人领域当成发展重心。2007年,鸿海集团开始计划用机器人代替人力工作,并因此成立了机器人子公司。2019年,鸿海集团前董事长的郭台铭在2019年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上提出,“我们公司内部计划在5年内,把这些工人,我们目标是希望能够拿掉80% ,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因为科技已经在这里了。”
  富士康发展至今,都在朝着这个理念不断前行。2011年,富士康公布“百万机器人”计划;2016年,富士康完成“无灯工厂”生产线;2018年,鸿海集团加上下属各大企业,共计拥有八万多台机器人、17万多台的模具加工设备、1600多条SMT生产线、5000多种测试设备。
  目前,富士康每年至少生产一万台机器人,这些机器人成功取代了人力,降低了成本。以昆山为例,富士康共裁掉了六万多名工人,转而使用机器人代替,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中点——AGV应用
  富士康一直在稳步推进生产自动化的实现,而AGV无人搬运车作为实现物流搬运环节自动化的关键设备,在富士康内部工厂的应用近几年也逐渐兴起。
  在SMT等车间中,富士康正在通过AGV搬运料车方式,实现仓库电子物料的自动配送。此前,富士康内部的AGV应用侧重于寻找相关厂商合作。作为全球最大的3C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在中国内地就有着30多个科技工业园区,因为应用的范围较大,其AGV供应商数量也很多。而在供应商的挑选上,除了安全与稳定之外,基于3C制造行业的特性,机器人的柔性化成为3C制造行业关注的重点,富士康同样也不例外。
  富士康的生产线极其丰富。就手机这一款产品而言,除了生产众所周知的苹果手机外,还生产像华为、小米和OPPO等国内知名品牌的手机。因此生产线的变更极其频繁,甚至每个月都要变更一次,重新拼装组合。而这种柔性化生产就要求传统制造业更灵活快速的转换工作流程、部署及操作成本低廉、高效可靠的运行等。
  因此,类似富士康等3C行业大型代工企业在对AGV厂商的选择过程中,适应这种柔性化需求的能力被放到了更重要的位置。目前富士康在合作的AGV供应商包括极智嘉、怡丰机器人、迦智科技、斯坦德等致力于柔性化技术路线的企业。
  下一站——布局AMR
  伴随着内部应用的不断增多以及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拥有的丰富经验和深厚技术的基础之上,富士康也开始布局移动机器人的生产研发。目前,鸿海与凌华的合资公司命名、注册、验资中,预计7月下旬可以完成。凌华方面透露,与鸿海的合作,双方将锁定AMR,凌华认为,在未来5G专网中,最重要的应用就是AMR。
  鸿海与凌华合作,可谓是强强联合!近年来,凌华科技成功整合人工智能(AI)技术,完善了精密控制、感知、实时通信与视觉的机器人控制器。凌华开放了自研的控制器平台,并借此重新设立智能制造新标准,将ROS2打造成移动式机器人的共通平台。
  凌华还设立了远大计划,打算在2025年成功研发至少200种智能机器人创新产品,建立台湾在智能机器人领域的全球领导地位。
  鸿海则更不必说,它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以及深厚的技术底蕴。
  鸿海与凌华希望利用国际机器人开源架构ROS2所采用的标准即时资料传输架构(DDS),新公司将结合鸿海先进的机器人机电整合经验与凌华的软体技术优势,优化软硬体整合,强化自主机器人在群体互动时,所要求的即时决策,包含精准行动与动态管理,达到自主机器人之间的连网沟通顺畅无延迟,借以扩大自主机器人集群在不同场域的应用价值。
  从应用到自研,可以看出富士康对移动机器人应用的日益重视,也印证了其“机器人换人”的强大意愿。

继续阅读